火狐手机浏览器官网-共同记者会没开成 美日韩“联盟秀”遇挫

火狐手机浏览器官网-共同记者会没开成 美日韩“联盟秀”遇挫
美国当地时间11月17日,美日韩副外长级会谈结束。虽然会谈被美方评价为“友好、有建设性”,但会后却出现不和谐的一幕。日韩副外长由于领土纠纷,罕见地双双缺席共同记者会,留下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一人“唱独角戏”。分析人士认为,美国推行印太战略、开展大国竞争,欲整合东亚盟友力量。在此背景下,日本向美国加速靠拢,韩国在提升对美依赖的同时拒绝选边站队,而韩日矛盾更为美国凝聚合力带来麻烦。此外,三方在地区问题上立场存在温差。美联社置评:一场遭遇挫折的“联盟秀”,是对美日韩结盟局限性的警示。美国做东,韩日闹掰这是时隔4个月来美日韩副外长级会谈再度以线下方式举行。人员仍是老面孔——美方是常务副国务卿舍曼,日方是外务省外务审议官森健良,韩方是外交部第一次官崔钟建。相比7月份在日本的会谈,此次会谈由美国做东。三方会谈时长比上回翻倍,约为3小时。美国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三国“重申密切合作对解决广泛的全球问题至关重要,包括应对气候危机、确保供应链弹性、坚持民主价值观和对人权的承诺,以及共同努力结束新冠疫情”。尽管会议听起来“涉猎颇丰”,但会后却出现尴尬一幕——三名官员原定会后举行共同记者会,然而韩媒披露,记者会前大约一小时,韩国记者团收到通知,记者会改为舍曼单独举行。舍曼在记者会开始时说,“日本与韩国之间存在一些有待解决的分歧,且其中一项与今日会议没有关联的分歧”导致共同记者会无法举行。舍曼没有披露日韩因何种分歧闹掰。不过,日本驻美大使馆发言人向路透社证实,韩国警察厅厅长金昌龙16日登上日韩争议岛屿竹岛(韩国称“独岛”),引发日方强烈抗议,“在这种情况下,我方认定,不适合举行共同记者会。”美联社说,日韩之间不乏争端,但作为展现三方盟友团结的共同记者会被取消,这种情况即使不是前所未有,也是非常罕见。“美国主办的一场与日韩的‘联盟秀’遭遇挫折。盟友缺席发布会似乎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公开警告,警告美日韩结盟的局限性。”遭遇尴尬,舍曼圆场对于这段令人不快的“插曲”,独自一人面对媒体的舍曼忙打圆场,认为三方此前已进行了“友好、有建设性、实质性的”会谈。在半岛事务上,舍曼说美国对韩日就半岛无核化的实现路径进行磋商感到满意。她重申拜登政府对朝立场,称“美国对朝鲜没有敌意”,美国认为外交和对话对建立永久和平至关重要,并敦促朝鲜重返谈判桌。韩联社指出,尚不清楚美韩是否在会谈中就“终战宣言”问题取得进展。韩国总统文在寅9月在联大发言时,呼吁尽快恢复韩朝和美朝对话,希望相关各方共同发表朝鲜战争“终战宣言”。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杰克·沙利文10月说,美韩就各项措施的“步骤、时间或条件”看法有分歧。而朝方认为,宣布终战前,必须停止对朝敌视政策和偏见。舍曼还在记者会上表示,会谈重申了东盟国家在经济和安全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;在维护所谓“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”方面,美日韩都致力于与东盟合作。此外,舍曼称三国讨论了在印太地区遵守国际法的重要性,包括维护南海和东海航行自由,以及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。外界认为这显然是针对中国发出信号。在被问及日韩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是否会“阻碍他们与美国结盟”时,舍曼表示,三方在会谈中讨论了与中国的关系,中美元首刚刚举行视频会晤,“我认为我们在一些领域正和中国合作,有些领域我们会激烈竞争,有些领域我们会在利益出现分歧时挑战中国。”纷争难消,整合乏力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认为,就会议本身而言,这是美日韩各个外交级别三边机制化磋商的一部分,表明在美国推行印太战略、开展大国竞争背景下,意欲深化美日韩合作,夯实同盟体系。而美日、美韩、日韩三组关系也呈现出不同特点。就美日关系而言,最近几年日本国内加速右倾化,岸田政府继续向美国靠拢,尤其是深化美日军事关系趋势明显。日本政府消息人士17日披露,日本打算同意美国驻日美军费用分担“涨价”要求。而在经贸关系方面,美日结构性矛盾不会缓和(美国长期质疑日本市场开放度),但双方为了打造弹性产业链、共同应对中国,相互利益勾连也在加深。这一定程度上得以对冲经贸摩擦。外界注意到,就在美日韩副外长级会谈在华盛顿举行之际,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也在东京会晤日本新政府阁员。美日17日宣布建立新的贸易伙伴关系,并强调“第三国关切”,暗指中国。早些时候,美日还同意启动旨在解决钢铝关税争端的谈判。就美韩关系而言,双方在安全利益上互有所需,但在地区安全事务上又各有盘算。拜登政府着眼于把首尔拉入扩大版的“四方安全对话”机制,服务于印太战略,相比之下解决朝核问题并非首要目标。韩国则把寻求对美合作以破解半岛僵局视为重要外交议程。“因此双方关系复杂微妙:韩国对美依赖加深,但抵制选边站队的努力也在加强。”杨希雨说,“如果明年韩国保守党上台,从政策取向来看,美韩靠拢并加强军事合作将成为必然之势。”就日韩关系而言,日本右翼势力抬头是日韩矛盾加深的主要原因,短期内难以消除。正如“记者会缺席事件”所体现的,韩日关系旧伤难愈,历史问题如鲠在喉。而一系列新冲突为两国关系再添龃龉,包括日本对福岛核污染水的处理、旷日持久的经贸争端,以及由于韩国不再续签《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》而引发的对抗……分析认为,日韩诸多矛盾阻碍了美日韩三边合作,如果美国难以解决,三边合作很难走向实质阶段。美国围绕“印太战略”的力量整合也会比较乏力。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刘江永认为,日本是“印太战略”最重要的幕后推手之一,曾相继提出四国同盟、“亚洲民主安全菱形”等构想。“很长一段时间,日本才是坐在正驾驶座位、推进印太多边机制的玩家,现在拜登政府想要接过方向盘,发挥主导权。”然而,由于日韩关系多方位恶化、跌至二战后低点,美国无力弥合分歧,难以推动多边战略架构按照美国的意志前行。“可以说,在明年韩国大选到来之前,美日韩内部互动格局仍会延续目前状态。”刘江永说,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施政演讲中,明确提出改善日韩关系需要韩国先采取相应措施。然而在韩国大选即将来临之际,文在寅几乎不可能让步。“日本现下处于战略观望:如果明年韩国保守派上台,明年7月日本自民党在参院选举中获胜,那么不排除韩日在个别具体问题上向对话方向发展。”